主页 > 会议百科 >说到底,每个人其实都是鲁蛇:尧十三

说到底,每个人其实都是鲁蛇:尧十三

来源:会议百科 2020-08-06 10:21:55

说到底,每个人其实都是鲁蛇:尧十三

  尧十三,本名唐尧,中国大陆民谣歌手、音乐製作人。歌曲带有中国西南地区民歌特色,横跨了民谣、后摇滚等曲风,使中国现代民谣的风格与曲式有着多样的风格。台湾的听众比较熟悉的可能是第51届金马奖最佳剧情片的《推拿》主题曲〈他妈的〉和在网路上因歌词赤裸有力而广为翻唱的〈咬之歌〉。低喃的唱腔、质朴的歌词、如从远方捎来灯火般的氛围编曲是尧十三的招牌,也是乐迷对尧十三深深着迷的原因。2011年与宋东野、马頔等音乐人创立了麻叶民间组织,前后陆续有诸多脍炙人口的单曲,直到2015年10月,推出了个人首张专辑《飞船,宇航员》。从这些年来所累积的作品看来,尧十三有意识地在编曲上持续突破,不局限于任何既定的音乐派别,同时──整体的核心与初衷却不曾改变。

  尧十三的网站上如此自我介绍:「 自学弹唱,依样画瓢,画虎类犬。曾自组乐队,然因懒惰幼稚,无疾而终。沉溺想象,终日低迷,幸得麻油叶一众基友庇护,包容扶持。遂闭门自思,幡然醒悟,重新振作,痛改前非,换一个姿势继续懒惰幼稚,沉溺想象。后遇各路大神相助,拖延半年,录完首砖。年内欲发,前途无亮。」

  尧十三自认是一位慵懒怠惰,全靠他人包容而存的「废柴」。而这样的废柴所写的歌,大多的确也都是一些得不到姑娘的「挫折」,或者无法与相爱的姑娘直到天长地久的「无奈」。如同〈他妈的〉裏头所唱的:「妈妈,我爱上了一个姑娘,可是她,在别人的床上呻吟……」也如同〈北方女王〉揭示了错开的彼此最终:「后来在一个,慌张的夜晚,找见了憔悴的人。我想你一定,也不能结婚,岁月啊,那就这样吧。」尧十三以精鍊又简朴的白话,直接点出了恋人、非恋人间的众多细腻纷杂的情绪。尧十三固然执着于这些分离的、未结合的、忧愁但又有温度的小情小爱,但这并不意味着在尧十三的音乐中「只有」这些反覆到庸俗的主题。坊间以情爱为题材的歌曲,谁不是高举那些痛彻心扉的恋情?谁不是故作洒脱然后尝试抚平受到命运捉弄的忧伤?用词之华丽、用典之艰涩、用情之深──矫揉造作。

  尧十三一反这些「小情歌」,不介意情感间种种的幽微晦暗,毫不掩饰地描绘内心最直接的情感。最具代表性的莫过于〈咬之歌〉:「你用含过别人鸡巴的嘴说爱我,我用舔过别人咪咪的嘴说要跟你结婚。明天我们一起去死,一起忘掉发生的事;我就会一点一点忘记你含着别人鸡巴的样子。」

  而恰恰就是这份直接,使得尧十三的音乐注定不仅仅只是一般恋人间絮语的情歌。

说到底,每个人其实都是鲁蛇:尧十三

  尧十三曲下的主人翁与姑娘的距离,正好就是当代青年和主流价值观之间的距离。近年中国经济发展迅速,沿海城镇跃升为国际金融、商业重镇。只是过度发展随即要面对的经济分配不均、传统文化价值转型不及等问题仍血淋淋的存在。男性在文化上持续地背负着养家活口、出人头地的枷锁,可是经济上却同时面临崛起的女性与早已占位不退的「老男人」,男性青年于是只能在文化价值与现实障碍中流连徘徊,苦受阳刚气概「缺乏」和生活上不如意的「挫折」。

  这种经济发展与文化价值的落差,同样发生在台湾。为了修补这份创伤,台湾青年男性于是只能在网路上以自嘲来解套,打趣地说自己是条相对于温拿(winner)的鲁蛇(loser)。在重重的现实难关之下,自我讽刺几乎是这精神性创痛的唯一出路:青年男性没有权、没有钱、没有姑娘,这很糗没错,但糗也只能我们自己糗,轮不到别人说嘴。

  在台湾的鲁蛇价值观中,追求女性时的挫折标记了整个时代他们所遭遇的苦难──对自身与大环境的厌恶转移到了女性身上,痛恨女性的经济自主削减了男性的阳刚气质;痛斥女性的性自主仅仅只是经济价值的附庸。

  可是尧十三的歌却是无恨的,彷彿鲁蛇是种天命,暗暗地深埋在脊随内、蛰伏于不可见的血脉中。〈龙港秘密〉里是这样唱的:

漂泊的漂,遥远的遥

无家可归,也无处可逃

披头散发,胡言乱语

没有人教过他怎幺去活

所以他就不说话,看着他们

来了又来,走了又走

  背景音里的纷纷杂音、细细雨声无情地拖住了鲁蛇的脚步,但也铺出了鲁蛇能走的道路。当代的鲁蛇事实上并不仅仅只是青年男性而已,女性或许共享了经济发展的果实,但在同时却也将自己加上了与男性相同的镣铐──中产阶级式的消费意象席捲整个时代。生活不只是养家活口,还要在经济上与他人竞争,文化上和自己斗争。每日的辛勤与憔悴只为了是在那些光鲜亮丽的大城市中屹立不摇,成为主流价值底下的胜利者。所以说到底,每个人其实都是鲁蛇,每个人都是尧十三歌里所唱的那些充满挫折与无力的鲁蛇。

  得不到姑娘的鲁蛇、姑娘没过多久就跟人跑的鲁蛇、受尽嘲讽的鲁蛇、无家可归无处可逃的鲁蛇,说的是年轻人,说的就是我们。

说到底,每个人其实都是鲁蛇:尧十三

  这幺说起来,尧十三的歌里头似乎充满了反叛的力量。但这股反叛与一般所想像的不太一样:他不告诉你要反体制、他或许也不赞同你放弃与他人竞争、也可能他根本不在乎最后你是否有其他面临困难时的出路。尧十三只是轻轻地吟着关于你的失落,诗一样地将那些共同承受的景色摊在众人的面前;伤痛不会因此治癒,伤口依然还在,但尧十三也还在。倘若说鲁蛇是这个时代下众人必然扮演的角色,那幺尧十三便是纪录这一切的吟游诗人,在他叨叨软语的诉说下,一切纷扰似乎都会缓缓停格下来,让你有时间停下来,回首自己一路是如何坚强的走过来;然后思考该如何走下去。

  最后,在尧十三的《飞船,宇航员》这张专辑内,我最喜欢的是以柳永的〈雨霖铃〉为词的〈雨霖铃〉。可说是无论是作为本文的结尾,或是作为整个尧十三创作理念的核心也不为过──重複地、用力地、直接地唱出他所属的那个时代,纪录一切,拥抱一切。

〈雨霖铃〉,柳永

寒蝉凄切,对长亭晚,骤雨初歇。

都门帐饮无绪,留恋处兰舟催发。

执手相看泪眼,竟无语凝噎。

念去去千里烟波,暮霭沉沉楚天阔。

多情自古伤离别,更那堪冷落清秋节。

今宵酒醒何处?杨柳岸晓风残月。

此去经年,应是良辰好景虚设。

便纵有千种风情,更与何人说?

图片出处:Modern Sky

相关热门推荐

申博sunet|探险人类|农村分类|网站地图 申博游戏端管理端 博138申sunbet